为沙僧买一只水晶杯 —— 价值就是把事情做绝了

作者:行动商学院
2020-06-12 10:01:52 474

2018年4月25日-5月5日,行动教育组织了高管及导师团的海外游学,在欧洲文艺复兴的腹地——法国与意大利,进行了为期11天的游览和学习。
这次游学不仅使大家开阔眼界和认知,更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中产生很多新的管理见解。
本期【行动·洞见】,王洋老师将结合欧洲游学的所见所感,分享现代企业将价值做“绝”的工具模型,助您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一、为沙僧买一只水晶杯
在行动教育组织的2018年4月25日-5月5日法国、意大利游学之旅,王洋老师特意在威尼斯穆拉诺水晶玻璃工厂买了一只水晶玻璃杯。
1291年威尼斯共和国担心玻璃厂的炉火会引起布满木屋的威尼斯城发生火灾,下令威尼斯的所有玻璃厂迁往穆拉诺岛,从此这儿成了世界七彩玻璃制造业的中心。
16世纪穆拉诺又研发出水晶玻璃,以此加工的水晶玻璃杯行销世界。
中国自古也产不透明的玻璃——琉璃,但品质不行,所以明朝时传教士利玛窦拿出穆拉诺的玻璃制品,被明朝高官们称为“价值连城的宝物”。利玛窦就靠这些玻璃摆平一路高官。
当时穆拉诺制品有多珍贵?成书于明朝的《西游记》第8回沙僧对菩萨说:“我是灵霄殿下侍銮舆的卷帘大将。只因在蟠桃会上,失手打碎了玻璃盏,玉帝把我打了八百,贬下界来,变得这般模样。又教七日一次,将飞剑来穿我胸胁百余下方回,故此这般苦恼。”
打破个杯子咋这么大过错?我开句玩笑,沙僧很可能打破的是一支穆拉诺水晶玻璃杯,所以王洋老师买了一只杯子也算是为沙僧还愿。
二、欧洲人把石头做绝了
2010年行动教育就组织了去德国、瑞士的游学,那时王洋老师对欧洲的石头还没感觉。这次把法国、意大利加上去,才发现欧洲这几个国家多是丘陵、山地,像罗马被称为“七丘之城”。
山地就产石头,所以欧洲人把玩石头的技能点给点足了,到欧洲就是看石头去了。
首先是铺路。“条条大道通罗马”。罗马人从罗马市中心开始用黑色玄武岩铺路,长条方石竖埋进地里,罗马帝国疆域扩到哪儿,路就铺到哪儿,最后遍布欧亚非三洲行省。
△罗马石头道△巴黎凡尔赛宫石头道
这种石头道我很熟,在小时候王洋老师的家乡哈尔滨到处都是这种石头道,都是沙俄在100多年前修的,现在还剩下一条,就是这个城市唯一的商业步行街:哈尔滨中央大街。小时候还奇怪:“老毛子”铺路咋这么浪费石头?到了罗马才知道源自于此。
△哈尔滨中央大街石头道
其次是盖房子。斗兽场、神殿、教堂、凯旋门、凡尔赛宫……直到今天欧洲的民宅还大量使用石材。
第三是艺术品。胜利女神、维纳斯、大卫……从卢浮宫到佛罗伦萨,大大小小的雕像。
第四是烧玻璃。把石头烧成玻璃是欧洲人玩石头的大飞跃。2000多年前,罗马人就开始把石头烧成玻璃,而且用铁管吹成各种质优价廉的玻璃日用品:碟子、瓶子、罐子、杯子、盘子、匙子乃至灯盏和墨水池。后来发展到玻璃建材:玻璃温室、排水管、马赛克地砖、墙砖。
13世纪威尼斯穆拉诺成为世界玻璃中心。
17世纪法国人搞出平板玻璃,成规模生产玻璃镜子。游学凡尔赛宫时,我觉得最漂亮的房间就是镜厅。
17世纪英国人搞出铅化玻璃。铅化玻璃往消费品发展,由施华洛世奇集大成,中国商人为了卖货,故意把施华洛世奇铅化玻璃翻译成“施华洛世奇水晶”。铅化玻璃往光学发展,就出了望远镜、显微镜、摄影镜头和底板,直到今天的手机拍照、好莱坞电影。在光头玻璃上,德国的蔡司、莱卡集大成。
第八、硅。广义看,硅就是把石头做成电子元器件。再产业聚集,搞出硅谷。
所以说欧洲人把石头持续增值几千年,确实把石头玩绝了。
三、中国人把泥巴玩到80%
欧洲多山,中国多土,几千年中国人把泥巴玩到80%。
首先是种地。
其次是夯土版筑。八千年前河姆渡人就有版筑墙了。秦直道、秦长城,都是夯土版筑。直到现在农村还会建土坯房、用三合土铺路。
第三是把泥巴烧成砖瓦。
第四是把泥巴烧成陶器。
第五是把泥巴烧成瓷器。然后中国人就把古代瓷器玩绝了。到明清时中国瓷“清如水、明如玉”,加上各种造型、彩绘,不比穆拉诺玻璃差。当时欧洲往中国卖玻璃,中国往欧洲卖瓷器,彼此打个平手。
第六,在现代玩泥巴的道路上中国人输了。
在B2C这一面,英国人往瓷器里加入牛骨粉,搞出了骨瓷。
在B2B这一面,日本人在精密陶瓷上一路领先,持牛耳的就是京瓷。京瓷在玩泥巴的道路上接替中国人继续前行,搞出陶瓷办公信息设备、陶瓷半导体元器件、陶瓷切削设备、陶瓷电子元器件等等产品。
2017年底京瓷公司网站上中国地图居然被抹去一半,很多人为此号召抵制京瓷产品,但一位业内人士说:中国信息产业很多底层零件都使用京瓷产品,而且目前没有替代品,怎么抵制?幸好京瓷迅速道歉、改图,这事算过去了。
在玩泥巴这件事上我们居然会输给老外,真是愧对祖先啊。
中国人把泥巴增值了几千年,也领先了几千年,可惜在最后时刻被人反超了,为什么?
四、价值就是把事情做绝了
王洋老师总结为“做绝了公式”:
(市场需求+科学.技术+匠心)*时间=做绝了
东西方按着这一公式分别把石头和泥巴增值了几千年,打个旗鼓相当,但最后500年西方在科学上突然发力,把科学.技术这一要素做了个双强,而中国呢?强技术弱科学,就此在玩泥巴的道路上暂停。
补上科学这一课,这是我们能不能弯道超车的关键。
用“做绝了”公式解读商业现象会很有趣。
比如目前中国成功企业100%采用的是“做绝了公式”的变型1:(打某一主流市场需求+仿制某一主流技术+严标准、小改进的匠心精神)*80%时间是主流品牌之一。
只要是国内叫得出名字的成功品牌还没有一个能超出这个公式。所以王洋老师推荐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采用变型1。
极少数惊才绝艳的企业家可以考虑变型2:(领创某一市场需求+领创某一科学.技术+偏执狂的匠心精神)*20%时间制霸全场,80%时间要么死了,要么限制为个性品牌。
这一变型对领导人要求太高,建议绝大多数企业轻易别考虑。
你看乔布斯活着时,苹果公司采用变型2。乔布斯死后,库克就被困成笼中鼠,想走变型2,实在没那才华;想改为变型1,被骂个臭死。
库克在1与2之间徘徊,苹果公司在1与2间堕落。
1米宽10000米深。
以史为鉴,把泥巴连挖10000米,即需要有“把事情做绝了”的决心,也需要有“把事情做绝了”的技巧。

行动商学院

课程咨询

优惠申请

电话咨询

客服热线: 400-1880-318

下载中心

沪ICP备18043038号-1 沪公网安备公网安备31010502002350号 @版权所有: 上海智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领取免费体验课